貓抓板跳台

讓貓公主發脾氣及玩樂的地方

愛看得見的弟兄 八月 28, 2011

Filed under: 心靈貓湯 — Chan Tai-man @ 10:00 上午

搖燈員之審 [轉截]

橫跨在哈得遜河上,連接布郎士(Bronx)和曼哈頓 (Manhattan)的是一座橋。這橋很特別,它可以從中間升啟或降下:升啟時,橋是分開的,河上的大小船隻就從中通過;降下時,橋是關閉接合的,汽車和火車就從橋上經過。晚上火車要經過這橋時,如果橋是分開的,一個守橋的搖燈員會搖燈示警,告訴車長火車不能通過。如果沒有搖燈的話,那就表示橋是降下關閉的,火車可以安全經過。
1904年的某一天半夜,一列火車衝進河裡。有人當場就死了,也有許多人受傷,而修復的工作就長達十八個月之久。當然,每個人都想知道究竟是誰該對這不幸的悲劇負責。
最可能的嫌疑犯自然是搖燈員。因為他的責任就是要警告火車或行或止。然而他極力堅持自己的無辜,結果案子在法庭辯護了六個月,陪審團仍僵持不下,無法判決。

開庭審問

最後,搖燈員的辯護律師做了個在當時是相當不尋常的決定,就是把被告送上證人席,在庭上公開接受詢問。
「你的職業是什麼?」檢察官問。
「我是搖燈員。」他很迅速地回答。
「意外事件發生時,你在哪裡?」
「在橋邊守望台。」搖燈員聲音很平靜。
「你看到火車來嗎?」
「是的,我看到火車。」
「你當時是否喝醉呢?」
「不,我是滴酒不沾的。」
「那麼請告訴庭上,意外事故發生那天,當你看到火車來時,你到底有沒有搖燈?」
一時間,法庭一片寂靜,大家屏息等待。
很奇怪的,一直都相當平靜的搖燈員突然開始口吃,「我…,我,是…,是,有搖燈…」搖燈員似乎非常費力才把這句話講完。搖燈員為什麼口吃呢?口吃是否就代表他說謊呢?陪審團實在不知道要如何來解釋這問題,他們辯論了許久,最後決定相信搖燈員, 宣告他無罪。
律師和搖燈員都鬆了一口氣。 但是當庭上都沒人,只剩搖燈員和他的辯護律師時,律師不禁發作了:「我為你不分晝夜地辯護了整整六個月,甚至難得與家人相聚。你一直說你是無辜的,那麼你為什麼會口吃呢?你知不知道我們差一點就輸了這個案子,告訴我,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欺騙我。」
搖燈員神色黯然地看著律師, 說「我從沒欺騙你,但是你們一直問我不對的問題。你們問我有沒有搖燈,卻從沒人問我,燈是否是點著的。」

> 不要舉起無著的燈 (高舉宗教的外表,卻沒有活出照亮人的生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