貓抓板跳台

讓貓公主發脾氣及玩樂的地方

[轉貼] 重拾崇拜的莊嚴 十月 13, 2008

Filed under: 貓樂 — Chan Tai-man @ 10:50 下午

中神 院訊 第306期 2008年1月至2月

在短短二十年間,教會的崇拜觀念和實踐經歷了重大的變化,最明顯便莫過於教會音樂方面。教會傳統音樂式微不在話下,最使人感到可惜的是,過往教會在培育音樂藝術和美感擔任着重要的角色,這傳統如今卻瀕於失傳。然而,這樣明顯的變化也不過是表層而已,真正令人關注的反而是音樂背後的崇拜心態與信念。

教會音樂當然不應拘於一格,不應以為教會音樂務須以古典為典範。其實古典也好,流行也好,只要是好的音樂,言之有物,具感染力,並且恰當地在崇拜中使用,都可以榮耀神和提昇人的心靈。吉他、鈴鼓、色士風當然可以登聖殿的大雅之堂,與鋼琴、小提琴、風琴、豎琴等樂器無異,大鑼大鼓、拍掌歡呼與低吟清唱,亦可以有異曲同工之妙。問題不在這些,而在音樂本身及它所盛載的意義。今天不少崇拜詩歌,創意可說相當貧乏,曲調和旋律幾乎千遍一律。有些創作,一聽便知是出自不懂音律之人的手。我們不能不問:我們向神獻上的讚美是不是最佳美的?

不過,更值得關注的反而是詩歌的歌詞。當今不少流行於教會崇拜的歌詞,信仰的表達單薄,很多時更流於自我與主觀。其實,聖詩的歌詞盛載著的信仰可以融入生命於無形之中,其力量之巨大,不下於──甚至遠遠超過──神學的偉論,或滔滔的講道。崇拜的詩歌是教會的信仰宣認,也是基督教生命教育的教材。過往,教會非常嚴格地守住這一關。現在,不知從何時開始,不少教牧放了手,崇拜交託給詩歌敬拜小組的年青人,就連帶領崇拜的主席角色,也交給了信仰經歷尚淺的年青信徒。於是,流行文化中的「節目主持人」(MC) 模式引入了敬拜中,在不知不覺間,崇拜的本質給改變了,敬拜有變成「娛樂」(entertainment) 之虞。

崇拜是生命的禮讚,慶祝那大而可畏的耶和華臨在於我們中間,叫我們既畏懼,又驚訝,更喜樂不已。這喜樂深藏着一種極深的尊敬與愛,叫我們絕不敢輕率。崇拜的中心、敬拜的對象是這位使高山肅立,使大水安定的神。祂的榮耀威嚴使我們俯伏。這種俯伏的心,在信徒的靈性生命中至為重要,叫我們不單不敢任意而行,更有一種聽命的謙卑。崇拜是培育這種生命情操的操練。然而,這種操練卻漸趨薄弱。謙卑的俯伏、莊嚴的禮讚不一定會減少讚美的歡樂,只要設計合宜,兩者是可以巧妙地融合在一起的。這是教牧重要的牧養工夫。

崇拜也是感恩的禮讚,叫我們思念神的恩情,心中湧出因感激而有的奉獻,要將我們生命中最美好的東西獻呈。「將我最好的獻予主!」是我們內心的一種呼喚。在崇拜中面對恩主,我們豈敢馬虎?我們要用最恰當優美的文字、音樂和行動去表達我們感恩的心懷。要做到這一點,對崇拜有一種慎而重哉的尊重是必須的。

崇拜是教會屬靈生命的表徵,揭示了信仰群體對神的感情,也揭示了他們對神的認識有多深。這基本上就是教會身分的表達。教會必須以慎重的態度對待崇拜。我們沒有選擇,必須重拾教會崇拜的莊嚴。